洪晃小说《张大小姐》首印近售磬登顶当当新书榜!

发布日期:2019-09-28 12:47   来源:未知   阅读:

  媒体人、出版人洪晃最近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张大小姐》。 故事发生在帝都,张大小姐是一位出身显赫、有首富老公的公关名媛。一天,她接到警方电话去河北一个偏僻的小镇验尸,虽然尸体面目全非,张大小姐还是认出来死者是她在美国读大学时候的初恋情人。她决定帮助警方调查老情人的死亡真相,但是当调查威胁到她的社会地位、牵涉到她现在的亲人,她该怎么办?她能怎么办?

  出版上市时,洪晃感慨道:“这本小说兜兜转转已经2年了,我知道你们等的很辛苦,谢谢你们。这是我的第一本小说,讲的是中国的上流社会。不是自传体,更不是身体写作,主人翁很瘦、很时尚。是一个时尚悬念爱情侦探小说。”好友谭卓、姚晨更是转发支持,引来大批网友讨论和围观。

  据悉,《张大小姐》在当当上线册签名版已几乎售罄。从当当页面看多地仓库显示该书普通版也已售断。“我们没有想到一个作者的处女作长篇会这么受欢迎,首批印刷的几万册现在已所剩无几,现在我们联系印厂紧急加印,希望能赶在双11前到货,不影响读者购买和阅读。《张大小姐》电子版也已经上线,想先睹为快的读者可以先看电子版,再收藏纸质版。”本书策划人、当当影业负责人唐虓珲说。

  目前,该书已经火速登上当当小说榜第一名、新书总榜第三名,是2018下半年书圈少有的“爆品”,可以说是人手必备的时尚爱情侦探小说。

  洪晃说她年轻时候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是美国作家沃尔夫的《虚荣的篝火》,“我觉得有些虚伪虽然不能揭露,” 洪晃说,“但是总可以拿来开涮,讽刺挖苦一下。”

  “小说主人公权贵阶层的身份和罪案题材等都是故事的壳,作者真正探讨的还是人的初心和选择,以及因果报应。这也是这部小说的真正意义所在。”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社主编邱建国评价说。

  第一时间看完书的人气演员谭卓评价:“张大小姐”具有很强的自剖自白性叙述观念,极大程度上满足了读者的同时,呈现了一个真实现代国际环境下的中国上流阶层,前所未有。

  作为策划方、当当影业负责人唐先生也表示:“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丰满,融合了时尚、悬疑、爱情等元素。很适合改编影视剧,我们也有计划将小说改编成同名影视剧。”

  洪晃是谁?写专栏、开公司、演电影、当主持,她自嘲“一个专业的不务正业人士”。还有一些惹眼的标签:红二代?“名门痞女”?时尚圈里最有文化的,文化人里最时尚的总之她是真正的celebrity(社会名流)。洪晃向来擅长文字,出版过三本散文集《我的非正常生活》《无目的美好生活》和《廉价哲学》。而这部《张大小姐》则是她创作的第一本小说。响当当的背景加上至今活跃的媒体人身份,让洪晃成为读者能够了解“上流社会”最接近的窗口。

  张大小姐从酩酊大醉中慢慢苏醒过来。她躺在床上,眼睛都没睁开,光靠嗅觉就知道她现在的物质环境已经远离了她那“起码四星级”的底线。她的第一感觉很准,此时自己应该置身于一个建筑简陋的地方招待所,这些地方的通病是下水做不好,总有一股阴沟味道。这是张大小姐苏醒后的第一个反应。

  张大小姐闭着眼睛琢磨,她对建筑很了解,装修她的别墅时,包工头偷工减料,也在手盆和马桶下面安装了不拐弯的管道,被张大小姐发现,及时纠正了。能够把国外一丝不苟的工作精神和无微不至的工作态度带回中国来,这是张大小姐非常骄傲的一件事情。她对她的雇员、包工头、餐厅服务生说的口头禅是:“这要是在美国”至今,还没有人还嘴,告诉她她在中国。大家都是转身以后嘀咕道:“瞧你那德行。”

  尽管是在一个简陋的招待所,张大小姐浑身却有一种放松的舒服,很异常。她知道只要一睁眼,现实就会夺走她的舒适感。至于她怎么会一丝不挂地躺在这个招待所的床上,她还记不太清楚。这也是她不想睁眼的理由之一,她明确地感到有一只手扣在她的右乳房上,抓得不紧不松,她的乳头正好在两个手指中间,让她既感到一种松弛,同时又有点兴奋。如果张大小姐闭着眼睛就知道这手是谁的,她也许就再睡一会儿了。

  但是她浑身的理智告诉她,她沦落了。她居然能光着身子在一破招待所,旁边还有一人,这人肯定是男的想到这里,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略微抬起头来。看见旁边酣睡着一个裸体男人。男人趴着,后脑勺对着她,留着一个很军人化的平头。男人很年轻,浑身明显的肌肉让张大小姐感到兴奋和害羞,特别是那个很翘、很有型的屁股。

  张大小姐不想吵醒身边的肌肉男,因为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她记得和他做爱,是她很主动地去扯人家的衣服,她记得用牙把他白衬衫上的扣子咬掉,这个男人怒了,把她摁在床上,这正是她想要的,她希望这个男人在气愤中,非常粗暴地把她干了。她已经受够了她那大款老公的温柔,一句英文不会,做爱的时候还总是要问:“达令(darling,亲爱的),这样好吗?”有一次,张大小姐发现他在做爱的时候偷偷看电脑屏幕上的股市。

  毫无力量的爱已经不能给她带来满足。当时,她当然也是撒了点小酒疯,开始乱亲这个男人的胸,还咬了他。最后,张大小姐终于得逞了,这次是她和姜平分手以后干得最爽的一次。

  姜平,天哪。至少十五年了,张大小姐没有说过这个名字。谁想到,姜平会最终把她带到这个破招待所跟这么一个肌肉男孩疯狂做爱。

  她的香奈儿套装被扔在潮乎乎的水泥地上,高跟鞋也红底朝上了,还有她为了给姜平验尸特意穿的黑色意大利蕾丝配套文胸和内裤也扔在地上。

  “我和第一个情人的最后一面。”早上穿衣服的时候她是这么想的。当然,每当她回忆起当初她和姜平的事情,她都有点情不自禁地性骚动。那个年代,张大小姐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张大小姐决定在不惊动身边这个男人的情况下偷偷溜走,她真的不需要跟他交换名片了。慢慢地,她把扣在乳房上的手抬起来,放在床上。她的本能让她注意到这只手的每个手指甲缝里都有细细的一条黑线。她蹑手蹑脚地从床上起来,匆忙地穿上衣服,抱上她的电脑包,轻轻地出门。关门前,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还在睡觉的男孩——她的肌肉男情人,他在轻轻地打呼噜。张大小姐没再想什么,转身跑下楼。

  当她看见自己的奔驰和无比忠诚的司机就在楼下候着时,她松了口气,拉开车门:“李师傅,我们回去吧。”

  李师傅听见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就开始上路了。车开起来,张大小姐立刻从自己大号的路易威登包里拿出化妆包,先是把已经卸了的眼线收拾干净,之后又扑了一层粉,最后拿出口红,香奈儿35号。补了妆,张大小姐觉得找回自己了。她顺了一下裙子:“该死,我忘了内裤了。”可这时候,奔驰已经从官厅水库招待所开出去二十分钟了。

  张大小姐没有跟任何人说她答应去辨认姜平的尸体,她跟家里说她在郊区开会,跟公司说她去看一幢山里的别墅。只有她的司机知道张大小姐上下一身黑,早上七点就出发奔张家口了。

  到了张家口市公安局,接待她的并不是当地的公安人员,而是公安部国际合作局的一个老警官,听口音这老家伙英文应该不错。他彬彬有礼地给张大小姐倒了茶,和蔼地介绍说,很不好意思打扰她,但是死者的父母都已经过世,而死者身上只有一张和张大小姐合影的照片。说着,老警察就把照片递给了张大小姐。

  她吃了一惊:“啊,这他还留着!”这是一张类似于“文革”时候结婚照的照片,黑白的。姜平穿着一套假军装,张大小姐梳着两根小辫子,像村姑一样。两人都在傻笑。“这是当年在他纽约的工作室里拍着玩儿的。”

  “张女士有点思想准备吧,姜平是被乱刀砍死的。面部可能已经不大认得出来了。”老警官温柔地警告道。张大小姐顿时觉得两条腿像肉泥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

  三四个在座的警察都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张大小姐看了一眼:都宝、中华、大前门、中南海。没一个外烟。张大小姐要了一根中南海点五,老警官替她点了,她站起来,假装振作地和几个警察一起走向停尸间。

  张大小姐勉强点点头。老警察向旁边一个警察示意了一下,一条白布帘子被拉开,后面一个不锈钢的停尸台上放着一具尸体,上面盖着一块白布。老警察看了张大小姐一眼,发现她的脸色越来越白,几乎没有什么血色了,老警察示意一个小警察过来准备搀扶一下,他自己主动地抓住张大小姐的左胳膊,像大夫要给小孩打针一样。

  “唰”,警察把白布掀开,露出尸体的上半身。张大小姐顿时受不了了,她首先没想到被冰冻的尸体是蓝色的,其次,姜平的脸被砍掉了小一半,只有半张嘴和半个下巴,骨头都露在外头了。张大小姐突然觉得她的早饭已经冲到嗓子口,为了避免吐到自己的Louboutin(鲁布托)鞋上面,她突然往左弯腰,大叫一声,然后把早餐全部倒在了老警察的皮鞋上了。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

  警察们赶紧把尸体盖上,谁都没说什么。老警察蹲下来轻声问:“你能肯定是姜平吗?”张大小姐摇摇头,她确实很难确认。老警察想了想说:“那有什么方法能够确认死者是姜平呢?他身上有什么记号吗?”张大小姐这才想起姜平的文身,是在生殖器上,有三个很小的星。姜平曾经说:有星星的夜晚就是快乐的。但是她怎么能跟老警察说这些呢?正在她难以启齿的时候,老警察似乎明白了。

  张大小姐在老警察的搀扶下,慢慢站起来。她看见了姜平的星星。这时候她发现所有警察都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了。是他们不好意思看生殖器,还是他们不好意思看一个女人看男人的生殖器?中国男人的羞耻感真是很奇怪。

  他们又回到了接待室,老警察给张大小姐倒了杯热茶。张大小姐对老警察颇有好感,想起刚才为了保护自己的红底鞋,可能把老警察的皮鞋彻底毁了。

  “还没查清楚,所以我也不好多说。姜平在美国和一个犯罪团体搞在一起,帮他们做运输,经常跑国内。这次他本来打算弃暗投明的。结果没想到在我们见面之前就有人已经下了毒手。”

  “张女士来,而且这么肯定死者是姜平,这对我们破案是很大的帮助啊!感谢,感谢!我们派车送你回去吧。”

  张大小姐看了一眼丁强,发现这个小警察很像她记忆中的姜平。这是巧合吗?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应下来了。

  “肌肉男叫丁强。是警察。”张大小姐想到这里有点想笑,“不知道他多大了。但愿回去不会被处分吧。”想到这里,张大小姐有一点点内疚,但是很快就过去了,反正我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他了。

  很快,奔驰已经从湖光中路的口出来了,外面是傍晚中的望京小区。张大小姐虽然失去了内裤,但是她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五星级现实中。

Power by DedeCms